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ag视讯 > 孤儿消息 >

育红学校 地震孤儿永远的方舟

发布时间:2019-08-28 17:37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30年前的今天,唐山发生了举世震惊的7.8级强烈地震。在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中,共有4204名孩子成为孤儿。同年的8月28日,专门接收唐山地震孤儿的石家庄市育红学校开始筹建;9月8日,迎来第一批148名孤儿。此后8年间,在石家庄人民的关心爱护下,先后共有650多名孤儿在这里享受到家庭般的温暖,并从这里走向新的生活……

  石家庄市桥东区长征街71号,一座看起来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建筑。但是在30年前,唐山地震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这里备受社会各界的关注。因为就是在这里,诞生了专门接收唐山地震孤儿的最早也是最大的一所育红学校。

  董玉国老人就是当年育红学校的校长,也是育红学校的创建者之一。虽然已是81岁的高龄,但是回忆起筹建育红学校时的情景,老人的记忆依然那么清晰。

  “为了接收地震孤儿,1976年8月28日,石家庄市育红学校启动筹建。当时正在石家庄市二中任党支书的我被抽调筹建育红学校。”董玉国老人回忆说,1976年8月29日,市里专门把当时的市工人政治学校拿出来做校址,并从171个单位调了260多名教职员工筹建育红学校。在这些工作人员中,有中学教师、小学教师、炊事员、保育员。他们的年龄都在二三十岁。大家都认为这是个光荣的使命,工作都非常投入。

  那时,市里对筹建育红学校非常重视,市委专门开过两次常委会,工会、青年团、妇联、计委、建委、财办,还有组织部、民政局、教育局都动员起来了。唐山孤儿要来石家庄的消息,震动了全市人民。人们都在为接收这些在地震中失去父母和家庭的孤儿们做着着精心的准备。

  董老回忆说,当时接到市里通知,第一批孩子9月8日抵达石家庄。但是到9月6日,被褥还没有备齐。市里把一大批布料拉到桥东区,让街道组织赶制。9月7日早上,几百条崭新的被子、褥子就送到了育红学校,有汽车拉来的、自行车驮来的、手推车推来的……

  9月8日,孩子们到达石家庄育红学校时,绿豆粥和炸油条已准备好了,洗澡水也准备好了。

  孩子们洗完澡,新华服装厂工作人员就在那儿等着了,为孩子们一个个量衣服鞋子的尺寸,连夜为他们赶制衣服。第二天早上7点,每个孩子的枕边都整整齐齐地摆上了三套新衣服。

  “男孩儿都是绿军装、白衬衫、蓝裤子、懒汉鞋,女孩儿是花格条上衣、白衬衫、蓝裤、花裙和偏带布鞋。女孩儿们还给发了红头绳和小镜子。有个男孩儿的新鞋不合脚,可第二天上午就得参加市里的欢迎大会,这可急坏了老师们。”时任育红学校办公室工作人员的刘俊琴老师说,当时的解放路百货商场知道了这事,一位老营业员一大早取了鞋,满头大汗地蹬着自行车送到会场门口,亲手给那孩子换上。”

  市工人政治学校校舍改为了育红学校的学生宿舍,而孩子们上课却没有教室,只能在宿舍里或院子里的大槐树下上课。为此,市里决定扩建学校,工人政治学校南面是市第二幼儿园,于是把墙推倒开始扩建。很多人接送孩子上幼儿园不方便了,可一听说是为唐山孤儿盖教室,他们就非常理解地说:“没事!我们多绕点路就多绕点路吧!”刘俊琴回忆,那些日子,能为孤儿们出点力是大家共同的心愿。

  市第三建筑公司更是日夜施工,仅用33天便盖起了一幢3300平方米的三层教学楼。从此,这些失去父母的孤儿们有了属于自己的家。

  1976年9月8日,第一批孤儿到达石家庄火车站。董玉国至今记得当时的情景:148名孩子从火车上走下来时,表情茫然而又惶恐,他们大的拉着小的,穿着凌乱而又破旧。由于当时心情沉重,事先想好的欢迎词他一句也没有说出来。

  “记得有个女孩子穿着一件特别肥大的白衬衣,衣摆都蹭到脚面了。”时任育红学校音乐老师的刘建新老师什么时候想起那个场景,都会伤心不已。在这些孩子的衣襟上或袖子上都缝着小布条,上面写着孩子的姓名和住址,谁看了都会落泪。尤其是看到当中还有三个只有六七个月大的襁褓中的婴儿时,之前一直不让老师们在孩子面前掉泪的董玉国也忍不住哭起来。产假尚未休完的刘曙光和刘俊琴老师看到三个婴儿饿得直哭,赶紧把孩子搂在怀中,用自己奶水喂她们。“当时的想法就是,再不能让孩子们受一点委屈。”刘俊琴老师这样说。

  为了让孩子们舒舒服服地住进学校,市里拨款购买了生活用品;由省民政厅拨款,粮店、菜店、肉店等对育红学校实行食品不定量供应。粮店要送最好的细粮,菜店要送最新鲜的蔬菜,肉店要送最好的肉……刘俊琴回忆说,当时石家庄市民的粮食供应为30%%的细粮和70%%的粗粮,而对育红学校则全部供应细粮。

  “除了生活上精心照料,如何抚平孩子们心灵上的创伤,成了育红学校老师们的当务之急。”刘俊琴老师说,因为对地震的恐惧,孩子们听不得雷声,一听见雷声,他们就像炸了锅,谁也不敢在屋里呆着,所以,每次遇到半夜打雷下雨,孩子们就会跑到院子里,抱成一团。为此,每到下雨天,老师都会到学校陪伴孩子们,董玉国还同孩子们睡过一张床,为的就是让孩子们心里踏实。

  为了照顾好孩子们的生活,学校实行老师24小时值班制度,从孩子们早晨醒来,到晚上上床睡觉,老师们始终陪伴在他们身边。尤其是逢年过节的时候,老师们都从家里赶到学校和孩子们一起包饺子、讲故事、唱歌,而且从来不在孩子们面前提自己的孩子如何如何,以至于刚开始的时候,很多孤儿不知道每天和他们朝夕相处的老师们还有自己的孩子。

  时任教务处主任的付振忠至今记得,孩子们刚到育红学校不久便是中秋节,晚上,一些年龄稍大的孩子趁老师们不注意躲到角落里烧纸,用学校发的月饼祭奠地震中逝去的父母和亲人。看到孩子们的举动,老师们心里酸酸的。“为了排遣孩子们心中对逝去亲人的思念,学校里尽量多组织他们一起活动,排演文艺节目,多接触社会。”刘俊琴说,只有让孩子们的生活更加充实、开心,才能让他们慢慢忘掉曾经的痛苦。

  “每次下班要回家时,看到孩子们落寞的眼神,心里就揪得慌,所以,周末的时候,老师们会带一两个孩子回家,让他们感受家庭生活的氛围。”一直在育红学校负责学生生活管理的曾淑华说,由于怕那些没有被带回家的孩子心里难受,她经常轮着带他们回家。“孩子们没有家了,我们就给他一个家,没有父母了,我们就是他们的父母。”

  1976年9月8日接收了第一批地震孤儿之后,同年9月28日,第二批181名地震孤儿从唐山来到石家庄育红学校;9月29日,第三批153名地震孤儿从唐山来到石家庄育红学校;1982年春节前,105名地震孤儿从邢台育红院来到石家庄育红学校;加上从外省养好伤后回来的孩子,石家庄育红学校前后8年间共接收了约650名地震孤儿。

  在政府和老师们的关心爱护下,孩子们生活得健康而又快乐。随着时间的推移,一批又一批的学生离开学校,走上人生的新起点:1977年,27名学生参军;1977年4月,23名学生回唐山就业;1980年,第一届高中毕业生18人,考取中专4人;1981年,第二届高中毕业生40人……1984年6月28日,随着最后一批139名学生全部返唐,育红学校圆满地完成了使命。

  “在即将送走最后一批孩子的时候,老师们都不敢告诉他们将要离开的消息,还有的老师根本不敢去送他们,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刘俊琴老师回忆说,老师们舍不得孩子,孩子们更离不开老师,到火车站送行时,师生们哭成了一片,那情景,一辈子都难以忘记。

  1995年12月,在石家庄育红学校生活了8年的唐山地震孤儿王安就业。从此,在石家庄育红学校学习过的650多名地震孤儿全部走上工作岗位。据介绍,在石家庄育红学校就读的孤儿中,有十几名上了大学,十几名上了中专、中技,有27名参军入伍。大部分高初中毕业生分别在石家庄和唐山安排了工作。如今,他们成了工人、教师、国家干部、留学生、军官、劳模、企业家等。曾经广为关注的地震孤儿中最小的“党氏三姐妹”:党育红、党育苗、党育新也都有了各自幸福的生活。党育红现在奥地利随养父母生活,党育苗在河北涿州某研究所工作,党育新则回到了唐山,在唐山工人医院工作。“这600多个孩子,个个都有出息,这是让我们感到最高兴的事情。”刘俊琴感慨地说,看到这些孩子都有了幸福的生活,作为老师,她打心眼儿里感到高兴。

  “孩子们不仅有出息,还很懂事,今年5月,19名孤儿集体来石家庄看望我们。”谢丽卿老师激动地说,大家见面后都还能认出对方,能够说出各自的名字,那场面非常感人。“有一名叫马晓忠的学生流着泪跟我说,这么多年之所以没来看我,并不是不想我,而是因为想混出个样子来,让我为他感到骄傲,当他说到,自己几次都来到我家的楼下,徘徊半小时而没有勇气上楼时,我们俩都忍不住哭起来。”

  “这么多年了,每到过年过节,党育苗和党育新他们都会来电话问候。”曾淑华老师手里捧着与党育苗、党育新的合影欣慰地说,2001年,党育苗的孩子生日的时候,她和老伴专程赶到涿州给孩子过生日;后来党育苗一家三口还来石家庄看过她,跟自己的亲闺女没有什么两样。

  作为育红学校老校长,董玉国老人非常高兴地看到了当年那些喊他“董爷爷”、“董爸爸”的孤儿们长大成人,事业有成。他说,如今育红学校的老师们是最幸福的老人了,因为他们有600多个孩子。他最大的愿望就是有生之年,见到更多的曾在育红学校生活和学习过的孩子。就在2006年7月26日,董玉国老人的这个愿望实现了,他和育红学校的十几名老师被邀请到唐山,参加唐山抗震30周年纪念活动。他说,他很珍惜这次机会,会好好地享受和孩子们相聚的日子。

  虽然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在石家庄育红学校生活过的最小的孤儿也都到了而立之年,但是那一段特殊的经历却刻骨铭心。因为在他们心中,育红学校的老师就是父母、亲人,像对待父母那样对待老师是他们共同的心愿。记者在采访育红学校师生的过程中,时刻感受到师生间这份线;

  经过多方联系,记者终于联系上了现在涿州工作的党育苗。

  “唐山地震的时候,我才七个月大,因为我和另外两个孤儿没有名字,在育红学校,董玉国爷爷就给我们起了党育红、党育苗、党育新的名字,也就是后来人们通常说的‘党氏三姐妹’”。

  “由于在学校里我们仨最小,所以得到了老师们格外的怜爱。”党育苗清楚地记得,一天晚上,她去厕所时不慎踢倒了暖水瓶烫伤了脚,郝秀霞老师连夜将自己送往省四院,之后又把自己接到家里精心照顾。党育苗觉得好幸福。

  “5岁的那年,学校送我们回唐山过暑假,因为错过了接站,送我回唐山的曾淑华老师就带着我回了她在天津的娘家,跟姥姥(曾淑华的母亲)过了一个特别快乐的暑假。”党育苗说,虽然5岁的记忆不是特别清晰,但给她的感觉却是无比的幸福。“他们疼我们,有时胜过疼自己的孩子。”党育苗说,今年5月份,当她得知姥姥去世时,心里特别难过。

  “在我了解了自己的身世后,就许下了三个愿望:当兵、入党、回学校看望老师。”党育苗欣慰地说,如今这三个愿望全部都实现了,所以她感到很满足。

  “老师们的年龄越来越大了,身体也不如从前了,我会经常给他们打电话问候的,如果可能,我也会经常回去看他们。”党育苗说,她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育红学校的老师们都能够健康长寿,安度晚年。

  “真没有想到今年母亲节会收到那么好的礼物。”谢丽卿老师激动地告诉记者,今年5月,唐山孤儿回石家庄育红学校时,她也参加了聚会。因为家里有小孙子需要照料,最后没有参加聚餐。

  “孩子们订的是5月14日15时左右返唐的火车票。那天上午,李建民、马晓忠、孙学忠和李金山他们给我打电话说,中午到家里来看我。我劝他们不要来了,别误了火车。”谢老师回忆说,“大约13时左右,家里的门铃响了,我打开门,一下子被惊呆了,只见李建民他们手捧着一束鲜花,还拿着一件上面绣着‘家’字的工艺品,笑呵呵地站在我家门前。”

  “老师,今天是母亲节,祝您节日快乐。”听到孩子们的祝福,谢丽卿忍不住哭了,难得孩子们这么有心。

  李建民他们说,之所以送上一件绣有“家”字的工艺品,是因为在育红学校学习时,把学校当成了自己的家,也把老师的家当成自己的家。

  记者打通王立新手机,传来的声音很豪爽,“等半小时吧,我回去了马上打电线岁的王立新在唐山开了家布店,加之今年女儿中考,所以非常忙碌。但是如果跟她谈起育红学校的事情,就算再忙她也会抽时间接受采访,因为在她看来,石家庄育红学校是她的根。今年5月,19名唐山孤儿返校看望老师的那次活动,就是由她和王建伟及马晓忠等人提议的。

  王立新说,地震那年,她10岁,上小学二年级。在石家庄育红学校生活期间,凡事都不用自己操心,老师们照顾得比父母还要周到。那时,老师们早来晚走,从早晨睁眼到晚上睡觉,随时都能看到老师,好像他们就“长”在学校一样。

  当时最高兴的事情就是跟老师回家过周末。“我那时是学校排球队的,物理老师张士杰喜欢打排球,经常会邀请排球队的同学去他家作客,每次都给包饺子,尤其是张老师的爱人郭老师做的拔丝红薯,同学们都特别爱吃。”王立新笑着说,有段时间没有吃着拔丝红薯,大家都馋得不行。于是几个人凑了一点钱,买了几个红薯到张老师家去,名为看老师,实际上是想吃拔丝红薯。那次把张老师弄得哭笑不得,狠狠地把我们“批”了一顿。但是大家们知道,老师并不是真的批评我们,而是责怪我们乱花钱。

  王立新说,虽然30年过去了,600多个孤儿已经走上了不同的工作岗位,但是他们的心里却永远装着育红学校,装着那些视他们为儿女的老师们。

  “30年来,我们不论走了多远,走了多久,或专程,或路过,只要有机会便时常有人回来看看,看看过去的校园,看看老师。”如今已经44岁的邵剑锋感慨地说,“30年了,我们都记得老师,都记得育红学校,我们也时刻牵挂着他们。”

  邵剑锋说,上世纪七十年代,毛巾被还很少见,但是刚到石家庄育红学校,老师们就拿来了很多条双人毛巾被,并把它们一分为二,使每个同学都有崭新的毛巾被。当时,大家谁都舍不得盖新的毛巾被,睡觉的时候全都抱在怀里。

  “老师们对待我们就像是自己的孩子,什么事情都想得很周到。直到现在我还很感激。”回忆起当年情景,邵剑锋说,刚到育红学校的时候,只要一听见雷声,大家就像炸了锅似的,越大的孩子哆嗦得越厉害。他至今记得,老校长董玉国陪他们一起睡觉的情景。因为,那段日子里,只有董校长陪着他们一起睡,大伙儿才能睡得安稳。

  “地震当年的冬季征兵,我和27个同学便一起应征入伍,离开了育红学校。虽然仅仅在那里生活了4个多月,可老师对待我们的恩情这一辈子我们也不会忘记。每年我们都会叫上几个同学回去看看我们的老师。”邵剑锋认为这种“亲情”是生活留给唐山地震孤儿的一笔财富。

  1976年唐山地震时,刘艳照刚刚16岁。屋子里的立柜和床之间的缝隙救了他一命。他是第一批被送往衡水深县的孤儿,后来又来到了石家庄育红学校。

  “从深县来石家庄的那天,汽车里坐满了同我一样的孩子,大家都低着头不出声,但是没人哭。虽然只在育红学校生活了3个多月,可老师对待我们的恩情这一辈子我们也不会忘记。”

  “我是和邵剑锋一起入伍的。入伍当天,所有去当兵的孩子心情都非常激动,因为我们地震孤儿,有一种强烈的使命感,都想干出一番事业报效国家。但是一想到要和老师们分别了,心里就特别难受。”记得当时“董爷爷”说了一句话,“学校永远都是你们的家,虽然你们今天从这里走出去了,可‘家’里的大门还是向你们敞开的,想家时就回来看看。”

  每当我跟儿子提及自己的这些经历,他总会竖起大拇指跟我说:“有你这样的爸爸我感到骄傲,能在那么艰苦的条件下生存下来,而且还有了自己的事业,我真佩服您!”可刘艳照说,除了自己的努力外,更重要的是有那么多像“董爷爷”的好心人的关心与支持。

http://crunaties.com/guerxiaoxi/1019.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